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顶点小说 -> 其他小说 -> 赤之沙尘

第八百七十六章 胜败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在日向宁次的感知中,自己和鞍马八云的战斗持续的时间并不长。
可实际上,身处恐怖幻境的他,连时间流逝的速度都估算错了。
如果他能静下心来,好好看看天空中太阳的偏斜角度,就应该明白,魔幻五感绝对不仅仅只是蒙蔽其双眼,让他看到这些亦真亦幻的熔岩地狱和修罗鬼影。
看得见的威胁,还有办法应对,察觉不到的危险,会让人连抵御的想法都生不出。
对战的两人,在时间感知上有差异,使得鞍马八云的战斗强度降低了不少,体力和查克拉消耗也能支撑得住。
反观日向宁次,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就没有放松过,游走在恐怖幻境中,可不是什么美妙的体验。
实际消耗量,比本人预估的多一倍都不止,而感官却欺骗了意识,认为自己还能坚持很久,等到油尽灯枯的时候,就已经来不及了。
“难怪日向宁次的表现,似乎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,试探虚实不算错,但也太久了……”
广事其实有心为日向宁次打气,只是身为砂忍,却声援木叶忍者,总归是不好。
“统领大人,这么说,日向家族的天才,也要输了吗?”
“有可能!不过……”
并没有将全部心思放在观察精彩比赛中的大丸,漫不经心地答道,
“真正的天才,并不是拥有神奇的血继限界和秘术,或者拥有天赋异禀的身体资质,而是临危不乱,哪怕在恶劣的局面,也不会让人失望的才华!”
所谓奇迹,就是为这种人准备的。
“那我就拭目以待了!”
即便大丸推崇,心高气傲的广事,也是有点不服气的。
年轻气盛的砂忍,对所谓的木叶天才,也不由自主地升起了攀比心。
“放轻松,看别人比试,也是一次不错的学习机会,你的剑术天赋,确实让人叹服,但是,忍者之路漫长,你才刚刚起步……”
大丸有些复杂地看了鞍马八云一眼,这个女孩直到现在……不对,是整场联合中忍考试,就没有认真过。
春野樱、沙夜和日向宁次,似乎都是她的试验品,通过和一个个实力不俗的忍者战斗,鞍马八云正在完善自己的幻术体系,验证某些想法。
尤其是对鞍马家族血继限界力量的开发与研究,貌似有了不小的进展。
至于中忍考试的胜负,或许并没有被她放在心上。
除了在和沙夜大小姐面前露出了一丝争强好胜的心思,大丸就没从鞍马八云身上感受到特别的情绪波动。
哪怕是现在,拼死一搏的日向宁次,鼓起最后的余勇,冲破了一层层拦截,将恐怖幻境的支点破坏了不少,依然没让鞍马八云全力以赴。
『似乎在测试恐怖幻境的某种机制,为酝酿某些变化而做准备!』
具体是什么,情报不足,大丸也无法了解更多。
正在大丸思量的时候,就听到轰隆一声巨响,击打在无形的气劲中,似乎造成的破坏达到某个程度,在观众眼中十分神秘的恐怖幻境,犹如破碎的玻璃壁画一般,凭空出现了一条条裂纹,并向四面八方扩散,最后一阵清脆的碎裂声过后,幻境化作细碎的闪耀晶片消散在空气中。
原本偏暗的色调,犹如有色眼镜被摘掉,顿时清晰了许多。
“怎么……突然就破了?”
明明情况已经岌岌可危,突然醒悟的日向宁次一阵猛如虎的抢攻之后,似乎就击破了先前让自己束手无策的恐怖幻境。
“找准了方法,本来就不难,不过……”
大丸神秘一笑,拍了拍有些不能理解的广事的肩膀,
“还没完,鞍马八云的厉害,没有亲身体会过,是无法真切感受到的……”
靠蛮力能不能破除幻术空间?
只要有绝对强大的力量,就没有对付不了的,可日向宁次的柔拳,还没厉害到那个地步。
为突如其来的顺利突袭也有些吃惊的日向宁次,看了看四周,没发现什么异常,提起的心稍微放下,又看向了好整以暇地等待着鞍马八云。
“飞行对查克拉和体力的消耗可不小,我就不信你还能坚持太长时间!”
没有将跃跃欲试的日向宁次的话放在心上,鞍马八云看了看周围的查克拉气息,略有些失望地摇摇头。
“果然,恐怖幻境凝聚的空间,也只是幻术的表现形式,和真正的时空间忍术是不一样的!”
想要模拟出“摇篮花园”那样独立在时空间乱流中而不陨灭的奇迹之地,解决支撑其存在的力量来源还不够。
恐怖幻境的本质还是太差了点,只是血继限界的衍生物,和万花筒写轮眼的特有秘术·神威空间,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产物。
“摇篮花园”的建立,确实参考了鞍马八云血继限界幻术的模式,但和“通灵傀儡”结合之后,已经走上了另一条路。
『原本想要去“摇篮花园”看看,只是一时心血来潮,如今想来,还真得去长长见识才行,靠自己一个人闭门造车,太难了!』
随着鞍马八云的思绪发散,精神力随着查克拉抛洒在下方,似乎和空气中某种看不见的物质结合,产生了某些奇妙的反应,一股奇怪的力量波动开始扩散开来。
“这是什么?”
伸出手感知着,就像探入凉风中判断气流速度一般,日向宁次有了不祥的预感。
“你很厉害了,至少能击破表层幻象,但是……”
将注意力拉回眼前,鞍马八云轻笑道,
“胜利的一瞬间,那股压抑不住的欣喜,是不是很享受?我也稍微能理解你的想法,但是,你对我了解实在是太少了!这也不怪你大意,鞍马家族衰落已久,整个忍界都没几个人了解幻术血继限界是个什么东西……”
木叶村中,精通阴遁和阳遁的家族有几个,猪鹿蝶就是典型,已经失传的灵化之术也是此类,但那些都是家族秘术,还不是血继限界,如果没有长辈教授,后人也不会影子秘术、心灵秘术、倍化术和灵化之术等。
鞍马家族的天赋幻术,被认定为血继限界,是因为恐怖幻境、魔幻五感和幻术真生,都不需要另外学习,只要觉醒血继限界,身体还支撑得住,自然而然就会了。
一般遁术类型血继限界,都是两种查克拉性质变化融合后的铭刻在血脉中的传承,比如冰遁、熔遁和沸遁等。
如阴遁这种,和五行遁术有些差别,单一属性形成血继限界也不是不可能,但能形成稳定的血脉传承下来,忍界几乎找不到第二例。
所谓阴遁血继限界和阳遁血继限界,唯一能沾边的,就是因陀罗和阿修罗的查克拉转世有点像。
“所以,你的意思是我输定了?”
日向宁次有点不解,在这种关键场合,打输了虽然令人遗憾,但也不是接受不了,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众目睽睽之下战败。
让人感到不舒服的是,哪怕是输都不知道怎么输的,那才伤自尊。
“倒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对白眼看破幻术的能力有点失望,你就没发现吗,这里其实已经不是现实了,你刚才也只是从一个小盒子里,突破到另一个更大的盒子里……”
说着的鞍马八云心念一动,原本惟妙惟肖的看台,午后的骄阳,远处的火影五代目和风影五代目,都消失不见。
站立之地十余米之外,就是一片看不到尽头的幽暗。
“从一开始,我就中了幻术不能自拔么?”
“没那么夸张,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你的精神慢慢沉浸其中,越来越深了。就像一个不会游泳的人溺水,如果奋力挣扎,还能折腾几下,喘几口气,刚才的努力,似乎让你离‘水面’更进一步了,可离脱困还有一段距离……”
真实的情况是,和幻术高手对战,废什么话?
哪怕是一句普通的话,举手投足的动作,让人不能理解的光影变化,甚至是静止不变的死物形成的视觉欺骗,都有可能让人沉迷幻术。
就在鞍马八云侃侃而谈的时候,周围的异常能量,随着查克拉的律动,化作一股股黑色的烟雾锁链,将日向宁次的脖子和手脚锁住。
“另外,恐怖幻境和魔幻五感确实会根据你的精神波动自动调整应对模式,但这也不代表,我不能主动攻击啊!”
就如一辆拥有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,确实省力,但到底不如司机亲自操纵灵活。
话音刚落,一条条雷光闪烁的水流鞭凭空出现,一下接一下抽在日向宁次身上。
坚韧的水流鞭力道十足,几下就给日向宁次增添了几道伤痕,雷光的灼烧和麻痹效果,一点都不像是幻术的产物。
“原来弄了半天,我一直都被你控制住了!”
“也不算吧,只能说,你就像猎场里的羚羊,一直没有被射杀,你还是能反抗、挣扎和逃跑的!”
鞍马八云摆摆手,
“顺便说一句,‘围猎’其实也挺麻烦的,如果逼迫过急,也有可能让猎物警醒和逃逸……”
啪……
连续几声脆响,用柔拳查克拉将束缚自己的黑色锁链崩断,再将鞭挞自己的水流鞭击破,再次跑起来的日向宁次,强撑着一口气,再次开始了游斗,只是这一次,不再避强击弱,而是直接硬碰硬,将所有阻碍一一击退。
并且抽空向着鞍马八云的方向使出了柔拳法·八卦空掌,只是没有什么效果,打在了空处。
果然,那是个幻影,但是……
“也许我确实难以找到真正的幻术的弱点,可只要将所有看得见的敌人全都击败,总能获得胜利吧……”
“确实如此……”
哪怕占尽上风的鞍马八云也不得不承认日向宁次的话是正确的。
就如第一次中忍考试中,被低级幻术·霞从者之术阻拦的木叶下忍第七班几乎没有破解的方法,全靠漩涡鸣人那夸张的查克拉,硬是用影分身之术杀了一晚上幻象,才撑到黎明时分,找到了反击的机会。
办法虽然傻,但真有效!
日向宁次不就是想着用“聪明”的方法对付从来没有见过的幻术,最后一步步被逼到危险境地的么?
“不是自己擅长的领域,就不要耍小聪明,玩什么战术了,在我的主场,还玩这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,哪有胜利的机会喔!”
场边,为队友鞍马八云鼓劲的春野樱和姗姗来迟的志保有些奇怪地嘀咕道:
“八云的求生之心不怎么强啊,她似乎在逼迫日向宁次更加努力一点,这是要做什么?”
“想要打得更精彩?”
志保也有些不能理解,鞍马八云的胜算很大,相处了这么久,对她的实力也有几分了解,真要取胜,说不上太轻松,但也绝对不太难。
日向宁次是很强,但该怎么形容呢?
两个人的战斗,完全不是一个体系,谁先中招,胜算就不大了。
仅仅看了半场,就琢磨出一些门道的志保,脑子确实好使,在推理上的天赋,比聪慧的春野樱还要更胜一筹。
“有一件事我很疑惑,日向宁次已经中了幻术吧,但我们为什么能看到场中的变化呢,难道我们这些观众,都中了幻术?”
听了两个小姑娘的谈话,大丸扑哧一笑。
“你们说的没错,理论上,鞍马八云完全可以让你们什么都看不见,但是,为了照顾大家的感受,所以才展示了竞技场中的幻术虚实!”
毕竟联合中忍考试,也是一场政治秀,这点道理鞍马八云也是懂的,只要不是不近人情的家伙,都会稍微顾及一下场合,万众瞩目的决赛,什么都不让外人看见,哪怕分出了胜负,似乎也差点意思。
和整个恐怖幻境为敌的日向宁次,真不负天才之名。
哪怕最危险的时候,也聚集其最后的力量,施展了威力全开的回天,还能将所有威力汇聚成一掌,发出犹如激光炮一般的射线攻击,将看台的防御结界都打穿,好在没有人受伤,只是让负责警戒的暗部吓了一大跳。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

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

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好书?我要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