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顶点小说 -> 历史军事 -> 仙朝

第六百九十四章 都是锤子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世上总有那么些男子,即便有千万人恨他,但总归有那么一两个女子,对其念念不忘,默默相随。
青槐很快回过神来,但也只是回过神来而已。
在场间的顾泯成了所有人的焦点,再没有人开口讥讽和挑衅,所有人都默默看着眼前男子,觉得自惭形秽。
他在战场上已经立下赫赫战功,是当之无愧的年轻一代第一人,斩杀了对方重意境的绝世年轻强者,这本来就该他们钦佩的,但他们却因为他跌境而对他冷嘲热讽,这样的行为,实在是太跌份了。
这会儿,后知后觉的众人,都觉得有些难为情。
“柳道友不凡,在战场上大杀四方,早就让我心驰神往,如今一见,三生有幸,若是有机会,请柳道友去紫云洞作客!”
一个年轻道士从远处走来,带着温和笑意,看着顾泯,没有任何敌意。
他是才来到此处的,一来便看到顾泯将那常悬泥击飞,说出那番话,也很是赞同。
很多人看到这个人,听着他报出紫云洞三个字,便知晓他的身份了。
紫云洞梁溟,在天骄榜上,他排在第五位。
众所周知,天骄榜前三位的境界要比前十的其他人强出一大截,前六位又要和后面几人有着很大的差距。
在顾泯没有横空出世之前,他排在第四位,距离前三,也只差一步而已。
如今这位开口,众人更是没什么好说的了。
而且梁溟也是踏入战场的数人之一,在之前的那场大战,他也有过战功,斩杀过数位重意强者。
他更是在战场上一举破境,如今已经是一位风亭境的强者,身前四人,御风和苏遮云两人不好说,但可以说可以和紫金寺玄空一较高下了。
至于这位跌境的帮手,只怕也不会是其对手了。
顾泯拱手,对这些真正走上过战场的年轻天骄,他会有几分敬意。
梁溟转头看着在场众人,朗声道:“我等既然被世人称为天骄,自然该有所表率,在战场上理应奋力杀敌,而不该在这里和袍泽一争高下,真要争,拿敌人头颅来争,岂不痛快?!”
岁赢点头,他走出人群,附和道:“梁道友说得对,我等的确不该在此地和袍泽争一个高下,真有这心思,就该去战场上。下次大战,战场上必有我一个!”
上次大战,他本来就想踏足战场的,但是被自家长辈竭力阻挡,如今他在这里表明态度,这一次,即便是自家的长辈,也没有办法再阻拦。
“对,我们应该同心协力,将那些入侵者赶走,之后也算我一个!”
洛瑶表态,这位洛仙子,举着手,尽显风采!
有这三位天骄榜上的天骄开口,加上洛瑶这洛仙子都这么表态了,在场的年轻天才们要是再无动于衷,只怕之后就真的很难抬得起头了,一时间数人都开口,表示愿意下次走上战场。
虽说更多的人没有表态,但如今的态势,早就比之前更好了。
御风之所以愿意让人来为他庆功,也就是因为如此。
要不然他何必如此?
顾泯挑眉,没想到事情竟然在这里峰回路转,他转过头去,看见那个天玄山的女修行这对他怒目而视。
顾泯伸手做了个抹脖子的举动,那女修行者脸色瞬间难看,转身便走,再也没有在这里停留。
顾泯哈哈大笑,难得这么高兴一次。
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年轻和尚愁眉苦脸的走到他面前,惆怅道:“怎么你都跌境了,还这么开心?”
来人除去紫金寺玄空,还能是谁?
顾泯也笑道:“你还活着,也没跌境,怎么愁眉苦脸的?”
玄空叹了口气,看了一眼顾泯,“还不是因为你,让我看到好些本来不该看到的,现在根本开心不起来了。”
玄空一屁股坐在顾泯身侧,皱眉道:“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,为什么他们不救你。”
对于这件事,其实最有感触的便是玄空和御风了,这两人当初为顾泯奔走,却看到一些本不该他们知晓的事情。
顾泯随即也坐下,淡然道:“或许等你到了他们那个年纪就明白了。”
顾泯揉着玄空的脑袋,然后顺手在上面一敲,咚咚响。
玄空无奈道:“你倒是心宽,跌境的问题能解决吗?我可不愿意看到你这个天才就这么陨落了,那怪可惜的。”
顾泯不以为然,“事情嘛,随缘而已,哪里用得着那么孜孜以求?”
玄空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他真是不明白,这个家伙怎么心这么大。
顾泯拿出两壶酒,递出一壶酒给玄空,笑眯眯道:“请你喝酒,算是答谢你之前为我奔走,别嫌弃,我从家乡那边带来的,实打实的喝一口少一口。”
玄空接过酒壶,小声道:“我又没能为你做些什么,说真的,你是怎么活下来的,是那个女子帮了你?”
玄空这种佛门弟子,天生对妖修有一种熟悉感,看到青槐的第一眼,便知晓她可不是人,应该是一条蛇妖。
顾泯看了青槐一眼,赶紧嘱咐玄空,“我劝你别打她的主意,要是真有一天你忍不住了,我肯定不帮你收尸。”
玄空来了兴致,挑眉道:“来头不小?身后有位了不起的大修行者?”
顾泯不说话。
玄空喝了口酒,啧啧道:“难道比我们山中的强者还要厉害?”
顾泯摇头。
“那有什么不可招惹的?”
玄空不解,但也没太多想了。
顾泯只是默默想着,紫金寺,只怕一座寺庙,都不够那位剑仙一剑的。
不过这种事情他没言明,只是和玄空喝着酒,看着一众修行者在自己身前走来走去。
之后有不少修行者纷纷来到这边,来向顾泯致歉,有些修行者是真心实意的,有些修行者只是见到顾泯跌境之后的强横,不愿意和这位剑修关系闹得太僵,毕竟谁也不能预料之后会发生什么,要是有朝一日,眼前这个剑修真的成为了晚云真人那样的绝世人物,那他娘的,他们就要后悔今天做的事情了。
不过注定的是顾泯已经和天玄山还有真龙山结下梁子了,这辈子都很难善终了。
顾泯喝着酒,意兴阑珊,但很快岁赢便走了过来,这位根本不像是道士的道士开门见山道:“希望有朝一日能和柳道友一较高下,再不济也想和柳道友并肩作战。”
他十分豪爽,看着根本没有恶意。
顾泯也笑着点头,“下次大战,我会走上战场,希望到时候能见到道友。”
岁赢一怔,仿佛没有想到,顾泯居然会想着在下次大战便走上战场,但还是毫不犹豫的应下,“在战场上,定然会视柳道友为生死之交!”
顾泯点头,两人在这里喝了一碗酒,岁赢才大踏步离去,像是他这样的人,可以对顾泯表示好感,但却无法成为顾泯的好友。
顾泯送走岁赢之后,才感慨道:“我算是明白了,天骄榜上,越是靠前的,越是真正的修行者,不过粟千云真的是个意外。”
玄空古怪道:“都这会儿了,就别把他拖出来鞭尸了,不早就死在你剑下了吗?”
顾泯哈哈大笑,倒也觉得这说的没错。
之前出剑斩杀粟千云的事情,到底还是不能再拿出来说了。
玄空忽然说道:“要不这样吧,你再说几句,等我离开这里,就替你去宣扬一番,那到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你的丰功伟绩,我觉得也还是好事。”
顾泯脸都黑了,“你这明显是想着要弄死我啊!”
到时候天玄山本来就想杀顾泯的心思,恐怕会更重了。
那才是真正的上天无门,下地无路。
玄空嘿嘿一笑。
顾泯调侃道:“我觉得你真的会和我那朋友成为很好的朋友,不过我觉得,你更不应该去做个和尚,真屈才了?”
玄空皱眉道:“你说来说去,到底那个朋友什么时候来,我可一直等着他。”
顾泯想起那个动不动就骂人的家伙,想了想,认真道:“应该快了。”
……
……
有个看着就不怎么正经的年轻人,沿着一条大江顺江而下,撑着竹筏,走走停停,一路上时不时停下,在山林里将那些个在自己家乡看不到的珍惜异兽抓来,就在竹筏上开膛破肚,饱餐一顿。
这样的日子,那个年轻人至少过了大半年,最后实在是无趣了,他才在一座名为天仙城的城池里落脚。
用那些异兽的毛皮换了祀云钱,他在城里晃荡了一整天,最后夜幕深沉,大雨滂沱,他才在街角的一个小贩手里买了一把油纸伞,缓步走向一家客栈。
客栈里人声鼎沸,人不在少数,最后只剩下一张靠窗的桌子,伙计热情的将年轻人领着过去,落座之后,热情问道:“道友要吃点什么,我们这里珍禽不在少数,只要道友有钱,我们这里便有吃的。”
年轻人挑眉,从怀里把钱袋子扔出来,笑着说道:“珍禽什么的我吃太多了,要好酒,好酒就行。”
伙计掂量了钱袋子的分量,喜笑颜开,“您就请好吧!”
他转身去忙活,很快便抱来一坛子好酒,年轻人在这里一打开封泥,果然酒香四溢,这让他有些满意,毕竟在自己家乡那边,还真是见不到。
给自己倒了一碗,他喝了一口,想要称赞一声,但很快便觉得没了兴致,酒虽然不错,但是没有了那个陪着自己喝酒的兄弟,也是没什么滋味。
之后那伙计端上来满满一桌子的酒菜,他也没太大兴致,只是靠在窗边,看着外面的雨景,听着这边的酒客侃大山。
但很快,年轻人便来了兴致,因为他听到那些个酒客开始讨论一个叫做柳泯的剑修。
“那位横空出世的天骄榜榜首,当真是怪胎啊,重意境力压祀山那两位就没说得了,必须是这个啊!本来以为这就是罗浮宫高看这位一眼,谁能想到,这位剑修上了战场,就跟个杀胚一样,还没开战,便已经斩杀了不少入侵者,风亭境都几十个!”
“几十个?这有些夸张了,那榜单在天上,大家都看得着,没必要这么捧他,你要是有些什么我们不知道的,明说就是了。”
“对对对,这些大家都知道的,说他作甚,要说便要说些我们不知道的,毕竟天上那些东西,我们看得到!”
“好吧,既然各位都是明白人,那我就说点大家不知道的,这可真是秘闻,要不是我有朋友是某座大仙山的弟子,还真无法知晓。”
听着这话,所有人都带着希冀的目光看向那人,一旦那些修行者进入战场之后,本来消息除去罗浮宫之外,不该再有外人知晓的,但实际上那些大仙山自然有手段和战场上的本门弟子取得联系,自然有很多事情,就只有那些大仙山的弟子能够传出来。
因此那人这么一说,众人便都觉得此事有好几分可信了。
眼见所有人都等着自己说下文,那人先是不慌不忙的喝了口酒,然后才微笑道:“说起来各位不要不相信,这事儿绝对是如今的大秘闻。”
眼见那家伙还要卖关子,有人不乐意了,站起来便要开口,那人倒也知道一味如此,只会招人讨厌,很快便笑道:“那位剑修,如今已经证实是出自寒山,但实际上寒山哪里有能力教出这么个天才来?我一番探查之下发现,那人拜入寒山,也是在斩杀粟千云之后,这说明什么,寒山只是他假借的身份,说不定,连姓名都是假的,不过咱们现在姑且不去说这些,光说他在战场上的经历,他的身份,应该是进入那座城的时候便被人知晓了,因此在分配的关隘的时候,他直接被传送到了诡异之地里。”
“诡异之地?听说哪里可是死地啊,他如何能够走出来?”
“对啊,据说千秋境一下的强者,进入诡异之地,也要脱层皮,说不定还根本出不来。”
他们这些人虽然不曾进入过战场,但战场上的传说,倒是流传下来不少,诡异之地他们也知晓,是一处大凶之地,传言当年某位绝顶强者就是战死在那个地方的。
那人哈哈一笑,“要不说别人是天才,咱们就都是蠢材呢,那人天纵之资,自然能安然无恙出来,可出来又如何,有人早就知晓他的身份,要在这里杀他,即便出来也是误了时间,按着万古协定,他可以被斩杀,但谁能想到,在那座关隘前,他直接击溃两位风亭境强者,在一众风亭境的追杀下,又跑到诡异之地里去了。”
“啊这……”
“越境杀人,这可不是什么常见的事情啊!不过他既然是个天才,也是可以理解的,但肯定是胜过的那些才踏入风亭的强者,真正风亭里的至强者,只怕很难是对手。”
人们纷纷点头,觉得这种说法,完全没问题,重意算在内的三个大境界,本来有先后之分,也有强弱之分,就像是晚云真人,在千秋境里,也能面对数人围杀而不落下风。
越境战几个风亭境里的弱者,也完全可以接受。
“后来呀,所有人都以为他要死在这里面,但谁能想到,他自己一个人直接去了无尽平原,那可是大战之前的试金长,结果他在那里,一战而惊动天下,就是现在他立下的这些功勋,全部都是在无尽平原上取得的。”
那人果真是知晓的不少,说的事情也有头有尾,很难让人不相信。
“若是就杀些普通入侵者,那也足够厉害了,但你们知道吗,其中还有一个据说是那边入侵者里年轻一代重意的至强者,名叫轩辕。”
“轩辕,好古老的姓氏,据说在入侵者那边,这些古老的姓氏都是有血脉传承的,无比强悍!”
“是啊,我记得有好几位千秋境里的大人物,便是姜姓和轩辕姓。”
“那轩辕以这姓氏为名,显然真的是了不起的年轻天才。”
人们纷纷开口,这客栈里三教九流都有,很多人见识不短,补充着。
那人继续笑道:“两人这才是棋逢对手,大战了许久,一直杀得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,可最后那位剑修虽然击败了对方,也有入侵者的强者要将其救走。”
说到这里,众人纷纷叹气,觉得既然如此,那位剑修肯定是没办法斩杀那位名叫轩辕的强者了。
但那人只是又喝了口酒,才侃侃而谈,“虽说有强者出手,可咱们的天骄榜榜首可不是吃素的,当着那强者的面,直接就将那人头颅斩开了。”
“啊!这也太凶残了吧!”
“哈哈哈,听得我气血舒畅,爽啊!”
“对对对,咱们可好久没有
年轻一代里的强者在战场上如此大发神威了,原本以为这一次御风肯定是最闪光的那人,谁曾想,居然还有一位剑修,这般了不起!”
“来来来喝酒,当浮一大白!”
“哈哈哈,那后来如何,后来呢?”
有人问起后来的事情,那人便默不作声了,他被众人看着,也只是讪讪一笑,“后来的事情,我也不知晓了,那朋友也只是说到这里而已。”
他端起酒碗,自顾自喝了口酒,周围人觉得无趣,也不再看向他。
倒是在窗旁的年轻人,拉来伙计,让他给那人送去一坛好酒,然后他自己喝了一大口,脸都快笑烂了。
“狗日的小顾,你他娘在彼岸这么风光,说起来是不是咱们那边的第一人了?”
天底下能这么称呼顾泯的人,说来说去,也就这么一个人了。
天生剑胚,苏宿。
苏宿往嘴里丢进几颗花生米,笑眯眯的,在咂摸着之前那人说的故事,仿佛在战场上大杀四方的,不是小顾而是他自己。
不过也差不多嘛。
小顾的,就是我的,我的就是小顾的。
除了媳妇儿不能换,苏宿觉得要是自己想要去坐几天龙椅,你小顾也肯定点头的。
他笑眯眯的,真正的开心得不得了。
就在这会儿,那伙计一脸为难的走向苏宿,支支吾吾的,不肯开口。
苏宿挑眉道:“咋了?”
伙计这才指了指门口那两人,轻声道:“这位道友,那两位道友想要您这张桌子,给了不少钱,您看是不是……”
苏宿皱眉道:“他们屁股要大一些吗,说要就要?”
伙计赶紧摆手,“您的酒菜都算他们请了,主要还有件事,那两位道友是天玄山的弟子,依着我说,好汉不吃眼前亏,天玄山可是不好招惹。”
这座天仙城,实际上也在天玄山的掌控范围内,只是伙计拿捏不准苏宿的身份,要是这位也是某座仙山的弟子,可就不好办了。
苏宿冷笑,骂了句娘,但还是笑眯眯的说道:“这样,你让他们两人过来跟我说,不关你事。”
伙计心一沉,觉得眼前这位,估摸着也是个不好招惹的,得了,他也不废话,赶紧转身,朝着那边就去了,这神仙打架,也不好祸及自身不是?
不多时,那两人推开伙计便朝着苏宿走来,为首一人,脸色阴沉,但还是耐着性子问道:“道友在哪座仙山修行啊?”
苏宿摆出人畜无害的笑容,“没啥仙山,就是个闲云野鹤。”
听着这话,那人冷笑一声,“既然如此,见了我天玄山弟子,还不知趣让开?”
苏宿哦了一声,认真问道:“道友真是天玄山的弟子?”
那人一掀衣袍,露出腰间的腰牌,上面天玄山三个字,映入眼帘。
苏宿又哦了一声,说了句失敬,然后又问道:“我有个事儿一直不太清楚,不知道道友是不是能给在下解惑。”
“什么事?”
那人语气不善,看起来已经在发怒的边缘了。
要不是下山之前,自家师长早就嘱咐他们不可到处招摇,他们早就出手了。
“就是我听说,贵派的大师兄粟千云,是被一个剑修斩的,换榜的时候,你们竟然还以为他成了榜首?是不是有这回事儿?”
苏宿眯着眼,笑眯眯开口,“我觉得这事儿是谣传,不知道到底……”
“找死!”
还没等苏宿说完,那人便愤然出手,磅礴气机聚于掌心,朝着苏宿的天灵盖压下去!
这是天玄山永远的痛,当初在山上发生的事情,自然无法永远隐瞒,肯定是已经流传出去了,但是他们从来没想到,竟然有人胆敢在他们面前,问出当初那桩事来。
那不就是当着他们的面打脸吗?
而且还是把鞋脱下来,一下一下抽在脸上的那种!
“嗨,道友何必这么生气,我就是随口一问啊!”
苏宿指间溢出剑气,这位天生剑胚一剑递出,剑光闪过,破开那磅礴气机,顺带着站起身来。
但与此同时,那天玄山修行者身后的另外一个修行者也悍然出手。
两人联手,要在这里斩杀这个故意辱没他们天玄山的狂妄之徒。
苏宿不以为意,直接递出两剑,两道鲜血从他们的咽喉处出现,洒落一地。
两具尸体重重的摔在地面。
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苏宿。
这两个修行者的境界都不高,这里很多人都能斩杀,但问题是他们是天玄山的弟子啊!
苏宿一脸无辜,“大家看到了啊,是他们对我出手,我是没办法这才失手杀了他们。”
这番话让很多人无语,失手?这他娘的你一失手就杀两个人?
那边的伙计更是脸都绿了,他怎么知道这个人看着这么温和,一出手就是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了。
不过很多人都感觉到了那么剑气,知晓苏宿是个剑修。
剑修不好惹啊!
虽说这一代的年轻剑修没有几个,可是千秋境里的剑仙,不少。
苏宿嘿嘿一笑,在众目睽睽之下,把那两个修行者的身体摸了一遍,找到不少好东西,才扔下些钱,大摇大摆的从客栈离开。
关键是这家伙一边走,还一边嘟囔道:“小顾,他们找你麻烦,我帮你杀了两个人,但这是帮你杀的,一定要记在你身上,可不是我自己想干的哈。”
客栈里很多人都看呆了,但还是很快有人反应出来,纷纷起身,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一下子,这里人去楼空。
……
……
半夜,天仙城,仍旧大雨滂沱。
一道刺耳的声音划过夜空。
“他娘的,我说了,我是失手杀的,你们怎么就不相信呢?”
随着这道声音出现的,还有几道刺目剑光划过夜空。
然后便是数道人影在天仙城上空划过。
许多修行者都仰头看着天空,心想着这怎么又有一个剑修招惹上了天玄山?
直到天明以后,大雨停歇,那家客栈里,才又重新坐满了人。
“听说没有,昨晚天玄山有好些个强者被杀了,其中有两位重意境的强者。”
“娘的,我记得很清楚,昨晚上那个年轻人,就是在那边,直接就杀了两个天玄山的修行者的。”
“就在那边……”
“娘呀,怎么这个杀胚还没走啊……”
客栈里众人骚动,才发现那个惹出大动静的年轻人去而复返,就坐在昨夜那张桌子后,笑眯眯的看着他们。
“别走啊,再聊会儿?”
看着众人纷纷离去,苏宿笑着开口,挽留众人。
不过这会儿,谁还敢留下来,谁绝对是个大傻子。
苏宿摇摇头,“没啥意思,都是些锤子。”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

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

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好书?我要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