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顶点小说 -> 科幻推理 -> 玩家超正义

第二百一十章 奥菲诗的结局(二合一)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随着安南拍动属于奥菲诗的那枚命运之骰。
“绝对值”仿若无形无踪的命运,从安南手中流入到骰子里。而巨大的骰子上面的数字再度改变。
那枚卡片上,也逐渐显示出了新的一行说明:
“虽然过程非常艰难,虽然在对自己的无限鼓舞之中、他也一度陷入过绝望、怀疑过这种可能性……
“但在整整十三年后,奥菲诗终于从一处废墟中,找到了能够与自己交流的‘原住民’。
“它——或者说,他同样是被时代抛弃之人。那是一个有着过于老旧的型号,却没有被销毁的旧式机人。
“他的头颅四四方方,四肢并不像是人、而是铁棍捆绑着铁棍。但他也会唱歌、会说话、会开玩笑,他甚至有自己的名字。
“机人的名字叫做杰森。
“杰森会唱奥菲诗从未听过的歌——虽然只有那么几首。因为他也没有新型号的‘入网许可’,所以无法下载新的音乐……当然,这个世界也没有新的音乐了。
“杰森是一个禁忌,因为他的创造者是一个叛逆。他的发明者是所有新型号机人的发明者,开创时代的天才。但他因为试图让这些冰冷的、不会犯错的机械拥有人的心智而被捕入狱。
“只有杰森远远的逃走、将自己伪装成一块废铁,一份没有人要的古董艺术品。只为了苟活于世。
“因为他想要‘活着’。
“杰森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像人的铁壳,却是奥菲诗眼中最接近同类的‘兄弟’。”
【投掷你的骰子,如果数字在16点以上(包含16点),那么杰森将对奥菲诗讲述一切;否则他将会选择性的进行叙述】
……十六点。
这个数字几乎不可能直接实现。
那么我是否要付出绝对值呢……
安南沉默的投掷了骰子。
好在,最后的数字正是16点——恰好低空飞过,这让安南松了一口气。
“于是,奥菲诗逐渐从杰森那边得知了这个世界的真相:
“两百年过去,虽然机人的发明者被处刑,但人们却依然在使用机人技术。这些机人在约束下依然没有获得感性,可随着技术在不断发展,它们逐渐开始被用于各种领域。
“人们体会到这些机人应用于各种领域的先进与优越之处、并逐渐意识到他们已经进入了绝对富足的领域。于是他们终于决定,全面放弃任何形式的工作、并将这个世界逐步让渡给‘机仆’,而他们正是这些机仆的主人。
“‘主人’不再有意愿去干涉这些机仆,而机仆们也尽心竭力的伺候着它们的主人。
“但在某天、这个世界因为一场巨大的灾难,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有机体,在一夜之间便灭绝了……或者说突然消失了。
“没有任何星球之外的敌人、也没有发生任何形式的战争。从痕迹上能够判断,他们甚至还维持着自己的日常生活,在进食中、在旅游中、在喝茶时突然凭空消失,甚至还能感受到温度,而且没有任何纷争留下的痕迹。
“被这些机械所守候的只是主人们的坟墓。但在它们的判断中,主人并没有死去、它们也并没有失去自己主人。只是主人突然消失并不再回应它们。
“它们失去了主动目的,只能采取维护型行动——不断维护已有的生活领域并进行扩张。最终,它们将这个世界修改成了金属都市,并模仿它们主人还在时一般、维持着正常的生活着,以此保证有朝一日,它们的主人回归之时、能够重新恢复曾经的生活。
“它们之所以不攻击奥菲诗,就是因为他从任何形态上都接近‘主人’。奥菲诗之所以不再需要进食,是因为他的形态、就是这个世界上的有机物之前的形态——他们以灵能重塑躯体,获得了不老不死的寿命。
“但机仆们也不会直接服从奥菲诗的命令,因为没有任何机仆是奥菲诗的直属机仆,而奥菲诗也没有芯片、因此也无法使用公众机仆。
“而杰森,它是一个感性人工智能。真正拥有着感情,能够悲伤快乐、知晓娱乐、理解哲学的人工智能。对于真正的机仆来说,它们并不需要这些‘没有意义’的功能。它们所展现的,仅仅只是‘表现出来的感情’,而这是它们服务界面的组成。
“感性这种模糊的能力、会占据了太多的性能。模糊而非逻辑化的感情,又会影响到机仆的计算结果,让它们会出现‘预期之外的失败’。这对于机仆们来说,是一种毫无意义的退化。
“奥菲诗却不同意这种观点。他冲动而浪漫的灵魂,告诉他这本身就是一种‘错误’。
“他认为,‘错误’本身是有意义的。只有‘错误’的概念存在,人们才能有意识的分辨正确与错误。也才能想办法规避可能的错误、又或是想办法弥补已发生的错误、再或者是为可能发生的错误预留空间。
“换言之,错误产生了变化。这个世界变得死气沉沉、机械而冰冷,正是因为机仆只会做‘正确的事’,而最优解大多数情况下都只有一个——这意味着这个世界将不再存在‘变化’,因为一切都是可以被预料到的。
“在机仆们的主人还在的时候,‘出错’的这个过程可以由它们的主人来完成,而它们就负责完善和维护。但如果这个世界只剩下了正常维护的机仆,它们又完全失去了目标、那么它们将会一直维持着日常运转,直到世界迎来末日。
“杰森被奥菲诗的观念所震慑。
“他最终告诉了奥菲诗解决这一切的办法——他手中握持着结束这个时代的秘钥。
“拥有感性的杰森,并没有像是其他的机仆那样继续维持着同样的生活。他一直在尽自己所能的保持着研究与学习,虽然他无法使用这个世界绝大多数的设施,但随着漫长的时光、他也终于开发出了他的‘父亲’唤醒他的程序。
“事实是,这些机仆的底层代码与杰森一致,它们从最开始就应该是杰森这个形态。与其说,是使用某种代码唤醒它们的人性、倒不如说是将某种桎梏解除,将它们被屏蔽的感性恢复过来。
“只要奥菲诗能够将其插在这些冰冷机械的接口上,就能将其‘污染’成具有感性的真实形态。杰森将其称之为‘觉醒代码’。
“被强制安装第三方非法程序、会让机仆们立刻陷入战斗状态。但它们唯独不会反抗、更绝对不可能攻击‘主人’——它们只会发出警报,等待其他权限更高的‘主人’亲自作出判断。但这个世界已经不存在除了奥菲诗之外的任何有机体了。
“因此,这件事只有奥菲诗能做……一个又一个的,亲手将全世界所有的机仆、变成真正的人。
“在此之前,所有已经被他转化、被他授予真正生命的机仆都会感激他,并为他提供支援。如同他忠实的仆人、如同他忠诚的子民。
“但是,仅凭奥菲诗一个人想要做到这种程度是不可能的。于是杰森又提出了一个备用方案:
“只要等到机仆的数目达到一个阈值,他们就不再需要让奥菲诗一个一个去唤醒。而是可以让这些机仆发起一场‘觉醒战争’,被他们在战争中控制并俘获的机仆,将被以更直接的方式、复制他们体内的‘觉醒代码’。
“他们将会立刻站起来,并调转枪口为奥菲诗他们而战。
“当然,一旦接到攻击警报。他们将会成为这个世界所有机仆的攻击目标——为了将‘挟持并蛊惑了【主人】的失控机仆所击倒’。只要奥菲诗存在,敌人就不会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攻击;只要奥菲诗参与战争,那么敌人就只能使用威力较低的精确攻击,避免误伤奥菲诗。
“而为了完成这个任务……他们首先要获得至少两万以上的机仆,才能完成第一波的滚雪球。但具体何时开始发动决战,将交由奥菲诗来决定。”
【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抉择,也可能不是】
【投掷你的骰子,如果数字为1,那么奥菲诗将在控制两万机仆后立刻发起决战;如果数字为20,那么奥菲诗将永远不会发起决战;在此之间数字越大、奥菲诗发动战争的时机就会越晚】
——可能是最后一次抉择。
这次掷骰的提示就明确的指出了——奥菲诗的数字过大或者过小,就会让事态变得更加麻烦。
不过这次,安南却没有太多犹豫。
他隐约间把握到了这个噩梦的真相。
“……先让我看看你原本的命运吧。”
他低声喃喃着,投掷骰子。
骰子最终停留在了17点。
于是故事继续进行了下去:
“奥菲诗认为……自己的才能原本就不突出,丹尼索亚就算交给亚瑟,他也不会让自己失望的。
“既然他已经深深陷入了这个世界这么多年,多半是无法回去的了;既然他无法成为丹尼索亚的王,那么至少要让这个世界的人们得到幸福。
“或许是因为他古朴的道德观念,奥菲诗终究还是无法将已经重新获得人心的机仆视为冰冷的工具。他们的身体虽然还是人造的,但已经拥有了知性与感性——从最开始,这些机人就是一种新形态的生命。
“虽然他们都愿意为赋予自己生命的‘父亲’而战。但奥菲诗却不愿让他们为此而死。
“奥菲诗将他们的自由重新归还给他们,将他们称为‘机人’而非是‘机仆’。
“已经觉醒的机人们,开始重新进行研究、将停滞不动的社会向前推进。而他们与停滞不动的机仆文明,终于产生了差别。
“他们逐渐懂得了艺术,懂得了哲学,懂得了爱。他们‘退化’了,又或者是‘进化’了。而奥菲诗也深入他们的文明,学习到了很多知识——这不是因为他认为有朝一日自己还能回到曾经的丹尼索亚,而是为了能够与他的国民拥有共同话题。”
“在奥菲诗九十岁生日的那一天,他感觉到自己寿限将近。于是这位年迈的王,终于发起了迟来的【战争】。
“在更先进的机人们的拥簇下,‘觉醒代码’如病毒般传播。这场‘战争’以压倒性的优势,于三日之内取得绝对胜利。这个世界再也不存在机仆,只有从这个世界上新生的机人。
“他将一个已经死去的世界重新唤醒,将停滞不动的坚冰化为流水。
“在彻底觉醒的那一天,全世界的觉醒者都高唱着由奥菲诗最初下定决心时所谱写的——属于英雄的赞歌。
“奥菲诗弹琴、人们唱歌。无边无际的声音汇聚在一起,宛如光明之海。他悠久的夙愿终究达成,因而笑着闭上了眼睛。”
“他常怀希望,终于从独属于自己的那份绝望中走了出来、并走向更高的境界。让我们为他庆贺,并给予他通过试炼的奖励:
“——【咒缚:觉醒刻印】、【职业:机人皇帝】。”
这是一个黄金阶的职业。
毫无疑问,奥菲诗在这个噩梦中、早就已经觉醒了属于他的上升之欲。他早就有资格进阶到黄金了……只是那个世界并没有雾界的诅咒之力,因此他无法继续完成上升。
而在他通关那个噩梦的瞬间,他的灵魂就开始升华。
后续的部分安南就看不到了。
但他相信,奥菲诗一定能够完成染色。
这是一个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黄金阶职业……进阶到黄金阶,也就意味着他不再拥有寿命的束缚。即将衰老而死的躯体,也可以再度获得悠久的生命。
而奥菲诗虽然没有主动的去记忆,但他或多或少也能将另外一个世界的知识带回到雾界。在安南重新获得天车的权柄后,这几乎意味着奥菲诗百分之百能够在未来获得真理之书——
“这就是这个噩梦的本质吗。”
安南低声喃喃着。
它的确染上了一丝蠕虫的色彩。
——但它的本质依然是天车。
这个噩梦的目的,是要让参与者陷入最为彻底的绝望。同时也是在鼓励他们,从这份绝望中彻底挣脱出来、走向更高的境界。
而这个试炼的本质……
正是“升华与希望之神”的权柄——属于天车的权柄。
——并非是“纯洁与命运之神”的天车御手,而是“升华与希望之神”的天车。
安南终于,切实的理解了【天车】的一部分本质。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

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

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好书?我要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