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顶点小说 -> 历史军事 -> 大唐扫把星

第1094章 为了阿翁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贾平安带着李敬业进了值房。
“小贾啊!可是有事?”阎立本一脸警惕。
李敬业低声道:“怎地像是有事说事,没事赶紧走的意思,兄长你得罪他了?”
呵呵!
贾平安微微摇头,坐下后问道:“好茶呢?”
你个不要脸的!
阎立本才将被皇帝赏赐了几斤好茶,这便被贾平安盯上了。
“泡茶来。”
两杯茶,李敬业端着看,贾平安品了一口,微笑道:“总算是放心了。”
阎立本问道:“此话怎讲?”
贾平安说道:“这茶叶不如贾家最好的。”
阎立本鼻子要被气歪了。
“阎公,回头送你两斤。”
阎立本面露微笑,“小贾不错。”
贾平安放下茶杯,“阎公,当年弄的那些钢铁可有进展?”
阎立本反问,“可是陛下那边要用?”
贾平安摇头,“我就是寻些韧性好的钢材。”
阎立本警惕的道:“那是我工部的机密,连宰相们都不知晓。”
你妹!
贾平安摆摆手,“敬业你先出去。”
李敬业端起茶杯一口干了,握拳问道:“兄长,可是要动手?”
阎立本大怒,贾平安苦笑,“你先出去。”
李敬业去了外面。
外面站着一个小吏,二人相对一视,小吏不动声色的往后磨蹭。
“必须给!”
“凭什么?”
“若是没有我当年的建言,工部能弄出这等钢铁?阎公,吃水不忘挖井水呐!”
“那是机密!”
“机个屁!”
里面爆发了争吵,贾平安都开黄腔了。
“那东西就算是丢到吐蕃去,他们的工匠拿着也没办法破解!”
“……”
“给不给?”
“不给回头新学有了好东西,你就别怪我抠门。”
“什么意思?小贾,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!”
“给,老夫给你还不成吗?”
“早这样多好,非得要抠。”
阎立本号称大唐第一横,这是本事给他的倚仗。
阎家父子三人都是营造高手和天才,执掌大唐工部多年,堪称是铁打的阎氏,流水的工部官吏。
可今日却低头了。
还低三下四的去挽留贾平安。
那个小吏一脸见鬼的模样。
李敬业却觉得理所当然。
贾平安出来了,“走。”
二人随即去了一家工坊。
一进去就看到了许多大车,有半成品和成品。
工坊的管事介绍道:“每逢动兵,朝中就得出不少大车运送辎重,那些大车多是咱们这里打造的。”
贾平安带着李敬业体验了一把。
“粗糙耐用。”
李敬业被颠的七荤八素后,管事解释了一番。
“运送辎重走的都不是什么好路,若是弄那等精巧的大车……舒坦是舒坦了,可它不禁用啊!”
这便是军用物资粗糙却耐用的缘故。
李敬业摇头,“这个不能用,阿翁受不住。”
贾平安把管事叫了过去。
“我需要打造一辆出色的大车,比杨家的还出色。”
管事面露难色,“杨家设计的马车精巧,所以震动才少。咱们倒是能学了,可丢不起这人。”
此时没有什么知识产权一说,但作为工匠,却不会去模仿别人。
“谁说要学杨家?”
贾平安笑了笑,“我出手自然不能东施效颦。”
他回身说道:“先前问你能否吃苦,你说能。如此从今日起你就留在这里,跟着这些工匠一起打造一辆马车。”
李敬业问道:“如何打造?”
这里的大车都是傻大黑粗的典范,耐操,但震动不小。
贾平安没说话。
没多久来了几个大汉。
“见过国公。”
“东西呢?”
“在外面马车上。”
“搬进来。”
噗噗噗!
十几块钢板被丢在地上。
管事和工匠们愣住了。
“这便是减震……”
贾平安见众人还是不解,就令人寻了纸笔来。
他画了一个简图。
随即工匠们就炸了。
“这等想法堪称是绝妙,不过这铁板能承受多久?”
“试试。”
这也就是改造一下而已。
贾平安把李敬业丢在工坊里,自家却溜了。
没法不溜,新城那边说是有事。
天气凉爽,新城穿的也单薄。
贾平安进了后院时,第一眼就看到了侧身对着自己的新城。
薄薄的衣裙,阳光给力从侧面照射过来……
不错啊!
这个女人的肌肤白的发光,贾平安一直在想这个白是只到手部和脸部,还是……一路蔓延。
晚上点个灯,啧啧!
“小贾。”
新城俏然回身。
“公主看着清减了。”
贾师傅现在最怕的就是新城提出什么他办不到的要求。
新城美眸微动,“这阵子来了不少宗室的妇人,都说想要为我寻个驸马……”
你和我说这个作甚?
难道是……你看中了谁?
白得发光的女人啊!
这等时候最好的法子就是沉默。
沉默是金。
看你下面想说什么。
新城看了他一眼,美眸中带着些许娇嗔。
娘的!
这个女人越发的有女人味了。
只是一眼,就让贾平安心中微颤。
但要坚定!
贾平安依旧默然。
果然,小贾对我就是友人。
难道我不够出色?
新城想了想自己先前沐浴后的身体。
如白玉般的肌肤细腻无比,还有……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地方。
往日她出门,偶有不戴羃?的时候,那些男人看着她的脸都会呆滞一瞬,有人甚至会长久发呆。
可小贾眼眸清澈,并无那等男人的痴迷和猥琐。
他果真是个君子!
贾平安被她看了几眼,就知晓了些意思。
新城这是……有那等意思?
贾平安不动声色的看了新城一眼。
新城此刻眼波流转,脸颊微微有些红晕,竟然像是微醺了一般。
贾平安说道:“可是年轻俊彦?”
新城微微低头,“不知,我都忘了。”
先和我说有人想为你相亲,随后又说我都忘了……这分明就是一种姿态。
但这种姿态不好确定。
而且高阳在侧,若是拿下新城,皇帝会不会吐血?
朕的姐妹竟然都成了你的女人!
贾平安心中微动,“忘了,可见是无法让你动心。新城喜欢什么样的男人?”
新城抬眸,眼中多了些羞怯。
小白花在绽放。
“我……”新城看了贾平安一眼,“我也不知。”
小白花这是娇羞了啊!
她不可能按照贾师傅的模样说出自己喜欢的男人模板,就算是后世的女人都很难如此。
贾平安干咳一声,“不着急。”
黄淑在边上默不作声,此刻却说道:“公主不小了。”
“公主还是一朵花。”贾平安看着眼前的娇花,想到了徐小鱼先前莫名其妙的激动。
新城低声道:“那些人说……再不找驸马就晚了。”
“扯淡!”
贾平安看了黄淑一眼,“徐小鱼在外面怕是会闹腾,还请你去帮忙看看。”
先支走这个灯泡再说。
黄淑炸裂了。
“徐小鱼?”
贾平安觉得她激动过头了。
黄淑说道:“奴还得……”
新城看了她一眼。
黄淑改口,“奴这就去。”
公主,你可要稳住啊!
黄淑心中有些发慌。
新城是皇帝的亲妹妹,最是疼爱。按理说新城的驸马不难找,事实上也不难找。就说这几年给新城介绍驸马的人多不胜数,连帝后都为此操碎了心。
可新城总是推脱,说自己体弱多病,担心拖累了别人。或是说自己脾气不好,怕害了别人。
林林总总的理由啊!
在黄淑看来就是一句话:我不想找驸马!
有人甚至说新城不喜欢男人了。
黄淑开始也有些这等想法,可在看到贾师傅能登堂入室后,就觉得不是。
每次贾师傅一来,公主总是会带着些小兴奋去换衣裳。譬如说今日,公主本来穿的衣裙不薄,可听闻贾师傅来了,马上进去换了一条薄薄的裙子。
哎!
这哪里是不喜欢男人的模样?
可贾平安有妻子了啊!
而且还是高阳公主的男人。
这两姐妹都归于一个男人,说出去皇帝会不会吐血?
“黄淑!”
黄淑一怔,见徐小鱼在前院和几个公主府的侍卫吹嘘,就冷着脸过去。
徐小鱼冲着几个侍卫使眼色,转瞬这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二人。
“你要干什么?”黄淑义正辞严的道:“再敢动手,我打断你的腿。”
……
后院,新城走在前方,贾平安在侧后方,二人在小花园里散步。
新城说道:“那日我去赴宴,席间有人提及了关陇,说是那些人再难翻身,不过却有人试探着向士族示好。”
关陇向士族示好?
贾平安说道:“当年关陇横行时,士族也只能低头保持自己的孤傲。如今关陇倒台,士族翻了身……”
他看了新城的腰肢一眼,恰好新城回眸,看到他的视线方向后,那眸子里都是羞涩。
“不过士族历来都看不起关陇门阀,说他们就是赳赳武夫,只知晓喊打喊杀,却不懂的治国之道……”
扯几把蛋!
贾平安不屑的道:“这是胡言乱语!”
新城回身,娇俏的问道:“难道你觉着不妥?”
士族看不起关陇这些武夫是有历史的,连李渊立国大唐,李氏成为皇族,士族依旧看不起老李家。为啥?皆因老李家没啥能见人的历史。
“士族说自家传承了数百年,诗书传家,经学传家。他们高冠博带,风度翩翩……”
新城越说越没底气,觉得自家真的比不过士族。
“当年高祖皇帝就想示好士族,可他们却对皇族敬而远之。先帝时也是如此,依旧若即若离。”
这是史实。
许多人不知晓这个时代士族的厉害……
“他们从前汉开始成为了这片土地的主宰。”贾平安当然清楚这些,“但你为何要去看什么家族的历史和名气?”
“难道不看吗?”新城红唇微动。
贾平安笑了,“传承越久的家族就越没法看。”
圣人家传承的够久了吧,可只是作为一个神像被供着,作为儒学的精神象征。
贼来降贼,官来降官,这些家族最擅长的便是这个。
“要看就得看他们的本事。”贾平安不喜欢这等莫名其妙以门第论出身的氛围,“士族在汉末渐渐势大,随后前晋时士族几乎一手遮天……可是新城,你想过一个问题没有?”
新城抬眸和他对视,“什么?”
贾平安说道:“士族兴盛的那些岁月里,中原是安稳强大了还是衰落了?”
新城说道:“衰落了。”
贾平安说道:“也就是说,士族掌权的时代,家国在沉沦。”
新城点头。
汉末堪称是人间地狱,而前晋堪称是窝囊到了极致,无能到了极致。
贾平安问道:“士族兴起的时代,就是中原衰落的时代,你还看不明白吗?士族就是毒瘤!从汉末开始,他们一直在装神灵,可给天下带来的是什么?战乱,窝囊!”
贾平安真的不理解,“这等家族为何备受推崇?仅仅是因为他们所谓的传承足够悠久吗?可传承的越久,为祸就越烈。”
新城懵了一下。
从未有人从这个角度分析过士族。
“什么经学,什么家学渊博,可出来的全是一群祸害,这样的经学和家学要来何用?”
贾平安笑道:“我真不明白要来何用!”
新城心中一震,“是啊!要来何用?若是士族再度执掌朝政,那这个大唐……”
“就危险了。”贾平安说道:“所以陛下才会不断削弱士族,为此翻脸也在所不惜!”
后来阿姐也延续了这个政策,直至她离去。李隆基上台,士族重新得到了重用,随后就是无底深渊。
新城美眸一亮,“是啊!外面好些人说皇帝敌视士族殊为不智,若是把小贾你的这番话说出去,那些人可还有话说?”
她越想越兴奋,觉得自己为皇帝寻到了一个利器。
“我这便设宴请了那些人来,把这番话说出去。”
“还不到时候!”
此刻士族正在盯着新学的学堂,再爆出这等角度刁钻的大料,士族能扎新城的小人。
这个时代学识匮乏到了令后世人无法理解的程度,所以一直保持着经学传家的士族才如此令人高山仰止。
所以太宗皇帝才会令孔颖达等人编写五经正义,就是想从士族的手中抢过学问的话语权,但依旧没卵用。
士族依旧是高高在上恍若神灵的士族。
他们依旧看不起皇族,看不起天下人。
新城一想也是,“那我进宫,嗯……”,她看着贾平安,“我可能说这些话是你说的?”
小白花真的是体贴啊!
“无所谓,陛下多半能猜出来。”
新城笑道:“那我这便去了。”
她刚一转身,脚下一滑……
贾平安下意识的伸手揽住了新城的腰肢。
二人呆立原地。
手感真的不错啊!
新城的脸血红血红的,声音如蚊虫般的细小,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贾平安松开手,一本正经的道:“下次小心些。”
……
“陛下,新城公主求见。”
新城进殿。
帝后都在,还有一个太子,外加武媚怀里的太平。
“阿娘!”
太平的声音很激昂。
“阿娘在这呢!”武媚笑的很是温柔。
“阿耶!”太平扯着嗓子喊。
李治眉眼温柔,“阿耶在这。”
李弘坐在边上,觉着自己定然是收养的孩子。
“叫姑母!”
武媚指着新城说道。
“咕咕咕……”太平挣扎着想下地。
李治笑道;“看看这孩子,真是可爱!”
新城逗弄了太平一番,然后说了正事。
“……士族若是好,若是能力出众,为何从汉末开始到前晋覆灭之前,中原一直在衰落?”
帝后诧异的相对一视。
“新城这话倒是有趣。”李治说道:“朕当年也不曾这般思索过。不过士族不只是经学传家,更要紧的是士族抱团势大。”
所谓经学传家只是一个基础,士族立身的根本却是彼此之间抱成团,荣辱与共。
李弘说道:“阿耶,所以李义府当年建言不许士族之间通婚就是为了打散他们?”
李治点头,“对,不过他们不会理睬。”
他赞道:“世人皆敬畏士族,新城你能看到这一点,朕很是欣慰。”
新城咬着红唇,想说这是贾师傅说的,但又觉得不该说。
皇帝也知晓这个道理,我说出来小贾也没什么好处。
咦!
小贾当时说无所谓,这便是知晓皇帝早就看穿了士族的底细之意,可我当时却昏了头,没发现他的异常。
我为何会昏头?
新城不禁恼了。
走在宫中,她突然止步。
前方的内侍止步回身,笑道:“公主……”
新城问道:“我听闻赵国公跋扈,可是如此?”
内侍说道:“没啊!赵国公很是和气。宰相们都是冷漠……奴婢失言了。”
内侍不该对重臣发表看法。
新城颔首,“我知道了。”
……
李敬业从未觉着如此疲惫过。
拆卸车架,随后工匠指点他把新做的车架安装上去,上面有能架住钢块的突出部分。
“试试!”
工匠赶着大车在工坊的测试道路上疾驰。
啪!
“甘妮娘!”
工匠骂道:“太细了些,扛不住钢板的冲撞。再弄粗些!”
再次修改之后,李敬业疲惫的爬出车底。
工匠刚开始有些心虚,担心会得罪英国公。
可赵国公留在这里的仆役却一丝不苟的盯着李敬业,但凡他不耐烦或是想撂挑子,那仆役都会指出来。
“郎君来了!”
躺在地上装死狗的李敬业蹦了起来,“兄长在哪?”
贾平安没来。
李敬业单手撑着地面,说道:“为了阿翁!”
他站立起来,问道:“还需如何弄,说!”
……
晚安!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

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

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好书?我要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