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顶点小说 -> 历史军事 -> 大汉大忽悠帝

第765章 漠北来了建筑队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第765章漠北来了建筑队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给轲比能献计之人,原本是个汉人,而且还是一个大户人家的仆役。据说是勾搭上了家主的小老婆,被家主发觉之后,打算弄死二人,却被他抢先动手,杀掉了家主,带着家主那个小老婆私逃。后来小老婆在半路上害病死了,而他也沦落到了漠南草原之中,被一个小部落收留。
当初轲比能不是打着“支持骞曼夺回单于之位”的旗号,收拢过很多鲜卑小部落么?所以此人也就是这么着,混来混去,算是混到了轲比能的帐下。
被封为“鲜卑右部帅”之后,轲比能还特意问过此人,如今大汉不仅开通了与鲜卑的商贸交易,甚至对乌桓、东胡之人也多有收留,那你咋还不回大汉呀?
此人只是说,仇人有势力,不敢回去。
得到这样的回答,轲比能很满意,因为不管他承认不承认,汉人的确比大多数鲜卑人都更加有见识,也更加聪慧而有智谋。比如在收服弥加、阙机等人之时,此人便献计说:“杀鸡儆猴,打一拉二”。于是,素利死了,而弥加、阙机则归顺了轲比能。
又于是,此人便被轲比能引为心腹,成为了“鲜卑右部”最尊贵的人之一,即便是很多不会说汉话的身份低微的牧人,见到他时,也要学着汉话,尊敬地称他一声:黄郦大人!
…………
话说黄郦前去“北派十二部”,试图说服葛乌菟与“鲜卑右部”联合,然而轲比能还没等到黄郦的消息,却先等来了吕奉先与重骑旅。
重骑旅的兄弟在“兜衔山”休整的差不多了,却始终不见轲比能回来找场子,虽说之前一仗,反败为胜,但是对于被埋伏这件事,吕布却始终耿耿于怀。
既然敌人不敢回来找咱,那咱就主动去找他们!
于是乎,吕布居然带着重骑旅,顺着“弓卢水”,一路疾驰而来。
“鲜卑右部”是一个大部,甚至可以说是目前鲜卑最大的部落,人多、马多,帐篷也多,摊子铺开来,甚至能够延绵上百里。
吕布虽狂,却也并不深入,就在“鲜卑右部”的边缘地带,该烧的烧,该杀的杀,但是不抢。不是不想抢,而是怕抢了东西之后,跑起来不方便。毕竟敌人还是很多的,要是男女老幼都算人头的话,只怕得是己方的几十倍,上百倍。
起初轲比能忍了,心里想着咱别招惹他们,让他们烧杀一阵,跑了就算了。可是第二天,吕布又来,还是在部落边缘一阵烧杀。小首领们自然也派过兵马,试图拦截吕布,可是吕布好像巴不得他们如此。因为来的人少了,那就是给重骑旅送人头的。
还忍吗?
第三天,第四天……
轲比能也是被逼无奈,横着我这么多族人,不能像“北派十二部”那样,带着都往深山老林里钻吧?
这都已经被杀上门了,一而再,再而三,没完没了的,我要是再不给点反应,下边的小部落、小首领会怎么想?兵士们和牧人们会怎么想?羊啊、牛啊、马的,又会怎么想?我还有什么脸面做他们的大人?
于是又乎,轲比能终于派出了大军,前去与吕布相战。但是与上一次不同,这次领军之人是自己的弟弟苴罗侯,而轲比能则留守部落,主持大局,同时还要等待黄郦的消息。
可是没过两天,苴罗侯就回来了,还说:“哥,嗯……我也被吕布打了个埋伏。”
…………
烧也烧了,杀也杀了,就连被打埋伏的仇也报了,吕布的心情相当美丽,便丢下轲比能的“鲜卑右部”,不再理会,带着兄弟们一路西去。别说苴罗侯被揍了回去,就算他还有胆子带着大军继续追赶重骑旅,吕布也不会再过多理会于他,就拖着他们在后边跑。反正过不了几天,估计天色还得大变,到时候再来一场大雪,把他们全都困在半路上,看他们的大军吃啥喝啥。
这一次西去,吕布的目标可不止是“兜衔山”,而是那座心里已经惦记了很久很久的龙城,但是去之前,还需要在龙城周围再转一圈。
为啥呢?
因为龙城虽然是匈奴人祭天之地,也是鲜卑人的旅游胜地以及小商品交易中心,但是平时并没有什么人。檀石槐很牛叉,先前不是趁着鲜卑强盛之时,把王庭设在了漠南弹汗山了嘛,所以漠北龙城这地儿就被冷落了。凡是被留在漠北苦寒之地的,都是没权没势,或是受人欺负的小部落。
可是话又说回来了,两只蚂蚁不一窝,见了面儿还打架呢,漠北的小部落就算再小,他们也都不会扎在一堆。所以重骑旅想要筹措过冬的干粮,这不是就得亲自去转圈圈了嘛。
但是吕布在对付这些小部落的时候,与奔袭“鲜卑右部”所用的策略又有不同,先前是只烧杀,不抢夺,这一回却是连杀带抢,但是不烧。
因为重骑旅连帐篷也是要抢的,烧了,回头兄弟们睡哪儿?
其实姜叙手下的侦察参谋们倒是也打探到了“鲜卑左部”的驻地,就在“寘颜山”,原本兄弟们热情高涨,还想让旅长带着大家,再去逗弄逗弄那位不敢随便放羊的“鲜卑左部帅”,但是考虑到天气的因素,说不准啥时候大雪就下来了,所以吕布没有冒这个险。
再者说,去到龙城之后,兄弟们不仅要防备追击己方的鲜卑兵马,还要扎营,甚至是建城,准备一切过冬事务。
于是,“就粮于敌”之后,吕布一转身,带着重骑旅的兄弟们便朝着“鼎鼎大名、魂牵梦绕”的龙城而来。
然而怎料想,这个“龙城”,粗话的也忒破了!
所谓的城墙,赤兔一纵身就能蹿过去,所谓的宫殿,一大半都埋在土坑里,所谓的……反正没啥好说的。还记得不记得先前的“柳城”?那也是号称一座“城”,可不就是把石头疙瘩叉起来,垒了一个大点的羊圈么?
就这还是属于高级的!
因为乌桓人所居住的地方更加靠近汉人,所以能学去一些建造技术,否则的话,想一想乌孙的“赤谷城”和弹汗山的单于庭,都是连城郭都没有。
建筑,是一门很大的学问,对吧?
可是对于吕布和重骑旅的兄弟们来说,咱现在应该咋弄?就在这个圈圈里呆着?咱把人家漠北鲜卑都招惹遍了
,人家要是追过来,这个圈圈……恐怕也不抗揍吧?
姜叙说:“不能占。这个地方咱们真的不能占!否则往这个圈圈里边一钻,咱们准保得挨揍。”
吕布说:“你这不是废话么?兄弟们都知道这个圈圈不能钻,可关键是,咱接下来应该咋办?”
姜叙瞅着龙城四周看了看,然后又对吕布说:“旅长,咱们上山吧!”
…………
说到这里,还得再说一说龙城的位置。
从大的方面来说,龙城在狼居胥山的西边,在燕然山的东边,并且更靠近燕然山。但是,不管是狼居胥还是燕然山,都是两座很大很大的山,而它们之间其实还有很多很多的小山。若非如此的话,恐怕大漠还得变大,草原还得变小,因为没山头往下流水了呗。
而龙城就是在燕然山北麓余脉的一片难得的,较大的谷地之中,同时又因为安侯河流淌而过,使得此处可以很好的解决“人吃马喂”的问题。大概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吧,才被匈奴人当作是风水宝地,用来祭天。而且大家都来到这片平坦谷地,甭管是开大会,还是做买卖,场子也摆的开。
话说回来,姜叙现在提议上山,自然是前往龙城周边的小山,而不是燕然大山里边的深山老林。可问题是,咱们在山上扎营,能够扛得住鲜卑人的进攻吗?又或者说,知道咱们在这儿,鲜卑人真的还会像飞蛾扑火那般,赶来龙城开大会么?
吕布说,咱先不管那些,现在的第一要务就是扎营,总不能等大雪下来了,让兄弟们在雪地里过夜。再说了,甭管咱们扎的大营能不能扛住鲜卑人的进攻,总会比羊圈好一些吧?
嗯……旅长所言极是!
于是重骑旅的兄弟们开始准备扎营。
但是扎营也不能随便乱扎,否则的话,都挤在一个山头上,人家鲜卑大军赶过来,把山头一围,又该怎么办?
所以重骑旅的扎营之地,是挑选了距离龙城不远的,一个“两山夹一坳”的地形。坳是“死坳”,不用担心敌人能从后边翻过来,两边山上各扎一个小营,既可以瞭望远方,观察形势,又可以护卫大营两翼,及时相互支援。
山坳里的大营扎的比较简单,打起仗来,只管死守正前一面便可,先扎一排拒马,再扎一排拒马,还有一排拒马,差不多了,扎营吧。
相比起来,小营反而更为复杂。首先是不能把营扎在光秃秃的山坡上,因为那是迎风面,而且连树都活不了,可以想象一下冬天的寒风得有多大。但是扎在树林里边肯定也不行,要是被偷袭了,或是被火攻了,该怎么办?
所以还得先砍树。不仅要砍出扎营之地,还要砍出足够的空旷之地,以此来达到防范敌人偷袭的目的。
这可是一个费劲的大活儿,重骑旅的兄弟们就算再牛,也不能人人都是鲁智深,可以倒拔垂杨柳呀。好在还能找到一些趁手的家伙,比如徐晃用的大斧头,宋宪用的门扇刀。
可是搞完这些,还是有问题。
地上已经冻得硬邦邦的了,想把木桩插进地里,立起寨墙都不容易。
怎么办?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

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

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好书?我要投推荐票